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水文化 >> 水之悟
一个木桶的自白
发布时间:2019-06-03 16:47:02来源: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:谢小英

大肚子、底盘稳、皮肤黝黑中泛着红光,略呈红棕色,身躯表层油漆的脱落让我看起来有点老态龙钟,坦率地说我现在算是“英雄迟暮”,想当年还是小鲜肉的我,那可是响当当的英俊帅气,谁见了我都不由得赞叹:好漂亮的一个水桶啊!没错,我是一个水桶,一个有故事、有历史的水桶。


    迎朝阳,沐晨风挑饮水

“快拦住那几滴水,伙计……”作为嫁妆的我虽说体型臃肿,但在装水、看水方面,我却是行家里手,能根据主人的步伐及时调整姿态,保证水滴不溢出。

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山村,用水成了家家户户的难题。每天天刚蒙蒙亮,主人就带上我和我的同伴,穿过崎岖的石头路、泥巴路,沐浴着晨风,走上十几分钟,在一蓬青草的臂弯里,有一方轻轻浅浅的水洼,每次主人都要小心谨慎、轻柔地用木勺子一点点将水倒进我们的肚子里,生怕稍微用力就会搅浑这方珍贵的清泉。然后挑着满满的两桶甘冽的山泉水,小心翼翼地避开石子、泥坑。此时的我们,尽可能地配合她,不让一滴水溅出,牢牢地锁住那些不安分、想出逃的水滴,尽力让主人少跑几趟。

顶烈日,冒高温忙灌溉

上世纪八十年代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我们乡村,主人家分到了自己的田地。那时候,全家人的温饱全在自己的责任田里。为了提高粮食产量,主人的心血都在自己的地里,其中重中之重的一件事,就是带着我们浇灌庄稼。由于当时没有水渠,只能靠我们从河里挑水到田地里。记得在上世纪九十年代,有一年碰上大旱,我们不仅要跑上五六公里去找水,还得和其他村民开展“夺水大战”。那段时间,主人每天挑着我们俩一趟趟往田里送水,往返于小河和田地之间。炎炎夏日,主人身上的汗水与桶里的水混合在一起,一起浇灌干裂的田地。每当回忆起这段时光,我和同伴都是热血沸腾,那毕竟是我俩体现自身价值的黄金时代啊。


    看变化,新时代新使命

进入千禧年以来,乡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乡亲们都不再去河里或者小溪里挑水喝了,听说为了保障村民安全饮水,上面派了技术人员来指导村民打水井。村里的水井大部分都有10多米深,冬天冒着热气,夏天冰凉解渴,里面的水永远都是清澈的。主人家也打了一口水井,减轻了我的工作量,一根麻绳晃晃悠悠吊着我们下去,不一会儿,家里的饮用水、牲口喝的水就解决了。主人再也不用家里、地里两头跑了。后来,地里也修建了水渠,以前那些桀骜不驯的河水被一道道水渠乖乖地驯服了,无声温顺地由水渠流向田里。至于以前因为干旱而导致的“夺水大战”,也成为了村民们茶余饭后的笑谈。再后来,农村饮水工程走进了农村,我的主人家也装上了自来水,过上了“一拧开关水自来”的惬意生活。

看到主人家的生活越过越精彩,用水越来越自如,本以为结束历史使命的我,却在新时代肩负起了新的使命。

“爷爷,爷爷,你看这两只木桶,这么破旧了,干嘛不扔了?”主人的小孙子问道。“哈哈哈,你可别小看了这两只桶,它们可是咱家的功臣,立下过汗马功劳,它们见证了我们家的变化,也看着你爸爸长大。这两只桶,可是承载了我和你奶奶、你爸爸的很多记忆,想当年……”主人对着小主人滔滔不绝地讲着我们的故事。往事随着老爷子的声音一同在眼前浮现,作为水桶的我们,竟然已经度过了40多年的生命,在水桶界,我们算是老怪物了。虽然,我偶尔也会担心自己马上就要返璞归真,变成一堆朽木,会被历史的潮流冲刷得不留一点痕迹,但是我们身上承载着的乡愁,却在一代代地传承下去。这么一想,嘿,我虽然不在江湖,但是江湖一直有我的传说啊。释然,伴着蛙鸣交响乐,我进入了梦乡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