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水文化 >> 水之悟
老站安和
发布时间:2019-07-25 11:18:03来源: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:华芳

老站安和,这么叫,不是从事水文工作的人肯定误以为这是一个汽车站或火车站,其实他的全称是江西省安和水文站。

瓦面漏水、墙体剥落、板梁倾斜,破败荒废的院子里杂草丛生……安和站的样子,简直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。但是,油印的《安和水文站站志》记载:“1976年1月,设立江西省上犹安和水文站。赣州地区水电局拨款2万元,用于安和水文站兴建缆道、自记测井等水文测验基本设施。”由此可知,安和水文站从建站到现在也就四十三年。四十出头,就人生而言,正值壮年呢。但房子毕竟是土坯房,四十多年风里雨里的岁月印记就刻下了。其实,老站安和 “未老先衰”更为实质的原因恐怕是没人“养着”。“养着”是我们老家赣州这边的说法,意思是说房子必须得有人住着,沾了人气,才活泛,才经得住折腾。2011年,安和建了新站房,站里的职工“喜新厌旧”,都搬到钢筋混泥土修建的宽敞明亮的两层小楼里办公生活,老站成了库房,职工们偶尔去一趟也是速去速回,不做逗留。随着中小河流水文站巡测管理的推行,2016年,站里的职工搬进了县城,请了个临时看管人员守着偌大的两层小楼。老站里就剩下草、鼠、鸟和一些不知名的虫豸了,老站在无人光顾的时光里愈发快速地老去。

老站依山傍水,坐落在赣州市上犹县安和乡一个叫滩下的小村子里,周围散落着一些民居。早年间,赣南绝大部分水文站都像安和老站一样,靠着一座山,守着一条河,偏僻冷清。如今,繁华世界车水马龙,有人偶尔见到这么一个僻静之所,甚是兴奋。说,要是能住上个三五天,青山,绿水,空气好,环境好,还清静,一副哪哪都好,要立刻从喧嚣的城市里抽身而出的样子。

九十年代,我在基层水文站待过,就工作来说,不复杂:早晚八点准时观测水位和雨量,三百六十五天一天都不能停;不涨水的话,间隔五到七天施测一次流量,取一次沙样;涨水期间,就不分白天黑夜了,有时候整夜合不了眼,测流、取沙、拍报、预报……事情很多,全站总动员,谁也不能闲着,也不会闲着,但大家都井然有序,忙而不乱。汛期过后,工作又回到按部就班的节奏,相对空闲些。

草绿了,又黄了。春耕了,秋收了。水涨了,又退了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显然,水文站里的几个老爷们对这样的生活有些许的厌倦,他们对眼前的好山好水视而不见,对眼下的安逸清静不屑一顾,全然没有“住三五天”的那股兴奋。旅行者说风景在别处,美学家说审美疲劳。看来,人还是喜欢“折腾”着生活。

记住老站安和是因为一场洪水:2006年7月25日至26日,上犹县出现500年一遇的特大暴雨,短时间内降雨量达到300毫米,暴雨面积1000平方千米,引发山洪,造成人员伤亡。其实,因灾难让我记住的地方不只有近在眼前的老站安和,还有汶川,还有玉树等等。以这样的方式让我铭记一个地方太痛了,如果可以,我宁可选择永远不知道有叫“安和、汶川和玉树”等这样的地名。

因为干的就是江河水位预测预报的活,我们意识到集水面积只有246平方千米的老站安和将迎来一场大洪水,站里的两个同事恐怕应付不过来。因此,当天我们就赶到现场支援。当时的站长叫廖信春,看到我们后大喜过望,说来得正好,分个工吧。他总调度兼测流量和发预警信息,支援工作的杨小明被分配负责观测雨量和水位,我和王成辉、温珍玉、陈昌瑞、苏俊云等几个同志开展洪水调查和实拍记录。我们第一时间进入洪灾现场并发出了相关信息,有很多洪灾照片和信息引起了关注,被国内各大知名媒体刊用。那时的王成辉成了各大媒体的“香饽饽”,要是网络有如今这么发达,指不定就成“网红”了。

去年,单位决定建个水文陈列馆,犹豫着建在哪里。结果放眼整个赣州,就剩下老站安和了,其他的水文站要么卖了,要么拆旧建新了,要么异地重建了,老站安和自然当仁不让,舍我其谁,勇于担当。

经过一番修旧如旧,老站安和摇身一变,临老了,赶个时髦,换身份改名字了——安和水文陈列馆。老职工们看了,触景生情,由此及彼,不禁遥想当年。摸摸斗笠蓑衣,摇摇手摇电话,瞧瞧煤油灯,翻翻旧文件,还有那些测验器具——平板仪、水准仪、采样器、蒸发皿、雨量筒等等。想起来历历在目,讲起来如数家珍。当然,还有他们当年的生活,赶圩是那一代水文人的城市生活,圩镇有乡政府、粮站、银行、卫生院、汽车站等单位,每月农历2、5、8(也有3、6、9或1、4、7,各圩镇约定俗成)赶圩,更重要的是去圩镇看场电影。

年轻一代水文职工看了,觉得很新奇。这也难怪,九十年代末期,有个水文站用电脑施测流量,坐在控制室操作就行了,不用撑船在河里作业,令当时的我们羡慕得不得了。更令人不平衡的是还在媒体发表文章刺激我们,用的报道标题是《鼠标轻轻一点,数据全部搞定》。于是,各水文站纷纷打报告要求上级一视同仁,也安装一套这样的流量测验设备。领导只好到处安抚:慢慢来,面包会有的,都装,都装上。哪像现在,流量、雨量、水位、沙量、蒸发、水质都实现了自动监测,专家整了个新名词叫全要素自动监测。想人工操作一番,不要说你不会,即便会,都不给机会。

曾经有一个时期,因为工资低,待遇差,全省水文系统还提出了“因地制宜,因站制宜,发展种养业”的招数来化解生活的窘境,改善生活。一时间,各站各显其能、各展其才,养猪、养鱼、养鸡,种柑橘、办制冰厂等,搞得风生水起,也不乏因此而成为“老板”的水文职工,“下海”后成了市场经济的弄潮儿。《安和水文站站志》对这段历史也有记载:“在原缆道房养猪,一共养了三个月,九头猪,每头赚了一百三十元。此外,还在后院池塘养了鱼,改善了生活,增加了收入。”

建设安和水文陈列馆的初衷当然不是要回到那个时代,而是要记住那个时代,弘扬艰苦奋斗的精神。无独有偶,读到毛主席告诫全党要保持艰苦奋斗精神的一段话:“我们长征路上过草地,根本没有房子,就那么睡,朱总司令走了四十天草地,也是那么睡,都过来了。我们的部队,没有粮食,就吃树皮、树叶。同人民有福同享,有祸同当,这是我们过去干过的,为什么现在不能干呢?只要我们这样干了,就不会脱离群众。”重温毛主席的这段话,就是要我们记住——新时代,也要艰苦奋斗!

从赣州市到老站安和,对了,现在应该叫安和水文陈列馆,一个半小时车程。走2018年底开通的赣州城市快速路,赣州西上厦蓉高速,上犹东下高速,走赣丰线,全程柏油路面,路好景美。当初倒车的麻烦、坑洼的路面和颠簸的车辆……这一切,都只能在记忆里寻找。

东方风来满眼春。大地披绿,鸟掠长空,春风浩荡。我知道,老站安和迎来了新时代,也走进了新时代!

分享到: